至善

Q:提名你所在城市(或省,或者再小一些,区)的代表花吧!

白玉兰




我本来以为是莞草(想了想,莞草不是花……)

Q:留下一句歌词,康康有没有人来接🍐🎼

生仔未必就系福~

我听的第一首rap!

橙光

大概是从2011年开始在电脑上接触橙光(当时还是在4399上发现的,而且那时候大部分游戏都是免费的)第一次氪金也献给了橙光。但真正意义上开始玩橙光应该是从15年开始的,不过现在我已经很少上橙光了,偶尔在橙光上发现一些好玩的新游戏,但是作者总是拖更甚至弃坑,渐渐地也就失去了热情。时代在变,橙光也在变,再也找不回初心了,现在上去橙光多数就是回顾一下老游戏,想着把剩下的鲜花和橙子花光就不再玩了。

乌托邦(内含大量粤语谐音梗)

     



      “拜托了,请一定要帮我完成!”看完最后一句话,我捏着信封的一角,不自觉地叹了口气,这是我今天第四次读这封信。

      这个自称是Lapin的兔子让我潜进萝阁里偷一把钥匙。萝阁,顾名思义就是储存萝卜的阁楼,由于萝卜在吉里梧岛的特殊地位,萝阁一向由这里最英武的雄兔——徐副和邱副守卫着,并且不允许任何平民靠近。

      想要进去唯一的机会就是明天的思兔节。三年一度的思兔节是吉里梧岛最盛大的节日,届时四海八荒的兔子都会赶到都城钟落潭聚集。

      徐副和邱副也会被调派去都城巡逻,到时候我就可以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溜进萝阁了!

      这么想着,我摩挲着信纸,再次望向署名——Lapin。看起来是个西洋名字,虽然我的西洋学学的奇差,但是总感觉这个名字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到底有什么古怪?我捋了捋肚子上的兔毛,毫无头绪。

      早知道上个星期就不该好奇地拆开枕头——我本来只是觉得枕头有点硌,谁知道里面竟然暗藏玄机。

      有心想不管,但冥冥中似乎有股神奇的力量促使我去完成这个任务。 

      啧,我晃了晃脑袋,决定就趁明天下手。

      “钟洛佳,你在这傻笑什么呢?”

      我猛然回过神来,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雄兔——商锦澄,我的青梅竹马。这只可恶兔子从小到大都以欺负我为乐,如果让他知道我的计划,他一定会去搞破坏。我悄悄地把纸背在身后。

      不料为时已晚,雄兔天然的身高优势使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轻而易举地从我身后夺走了纸张。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纸上满满的Lapin,正打算说话,我突然灵机一动,先一步抢过话头:“这是我给自己起的西洋名!怎么样?好听吧。”

      听完我的话,他愣了一下,紧接着毫不留情地嘲笑道“不是我说,你的西洋学真该好好补补了,你说你一只兔子为什么还要叫Lapin,我看你不如叫Ben zhu算了。”

      我脸涨得通红,一把揪住商锦澄的兔尾,使劲拧了拧,手感真不错。

     他立时跳起, “啧,你这只暴力兔,看在今天是思兔节的份上,本大爷不跟你计较。”他咬牙切齿地说完,就嗖的一下跑没影了。

      见状,我松了口气,看来他没有起疑心。

      我把纸收好,再换上一身黑衣,偷偷摸摸地从窗户翻出去。屋里空无一兔,看来大家都已经出去看热闹了。刚才商锦澄应该是想过来叫我一起出去的,但被我赶跑了。也就是说现在就只剩我一只兔了,形势一片大好!

     我赶紧拿出跑命的速度,奋力赶往萝阁。果不其然,徐副和邱副不在!我扒在窗口,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自己往里拱。

     哈! 终于让我给拱进去了。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我用手往周围一抓——毛茸茸的一团。我心疼的看着自己被蹭掉的兔毛。

      但事已至此,我只好忍痛把目光离开那撮被我保养了十多年的光鲜亮丽的兔毛,开始打量周围。虽说是夜晚,但萝阁里素来放着一颗夜明珠,光线倒不成问题。但问题是这里一眼扫去全是萝卜,我去哪找一把钥匙?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突然回想起商锦澄嘲笑我时说的话:Lapin就是兔子的意思。兔子……Lapin…… 

      这两个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我发愁地想着,只感觉头上的兔毛又少了几根。突然“啪塔”一声,一个萝卜从萝卜堆的最顶端滚落到我的脚边。我有些犹豫地看着这个孤零零的萝卜,不知道该不该碰,我怕这是机关。

      我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萝卜,……没反应。于是我又大着胆子把萝卜翻转过来。这……这萝卜里面居然是空心的!洁白的萝卜中间藏着一把钥匙。

     看来Lapin说的钥匙就是这把了。可是……这也太简单了吧!就这样就完事了?我不可思议地把钥匙拿起,突然一股记忆如潮般涌进我的脑海里:高耸的长方体房子,会移动的正方体,还有一个个用两条腿走路,没有兔耳的怪物!等等,在这里居然看不见一只兔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强行涌入的记忆让我头痛欲裂。

      “拉平,你该醒了。”刹那间,一个温柔地女声在我脑海里响起。

      “你……你是谁?为什么叫我拉平?”拉平不是那封信的署名吗,怎么变成了我?

      “我是你的检测员,你如果再醒不过来的话恐怕会有危险。”

      “什么……你在说什么,什么检测员,什么醒过来。”

      我试图将这些声音驱除出我的脑袋里,然而……

      “滴滴滴”,“主管,Lapin醒了!” 

      刚睁眼,一道刺眼的阳光就照在我的眼睛上,我不适地眯了眯眼,朦胧中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朝我走来,在那一瞬间,我终于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我叫Lapin,是伍宿里个人实验室里的一位实验员,一个月前刚刚参加了一项哔计划,目的是试验人是否能在濒死状态下进入到由脑细胞活动模拟出的世界里。

     回忆起人类世界发生的一切后的我有些怔愣,那个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兔子世界原来是假的……温柔又耐心的兔妈妈……一直欺负我的商锦澄……一切都消失了。

     在这里,我只是个在福利院里长大的孤儿,成年后又辗转来到伍宿里工作。孤独是我的写照,那个乌托邦终究只是我的脑细胞虚构出来的美好世界罢了……

      “佳佳,快醒醒。”我再次睁开眼睛,迎面看见的就是妈妈担心的脸,熟悉的软乎乎的手捏了捏我的兔耳,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居然再次回到了这里——这个美好的童话世界。

     “是不是做噩梦了,你瞧你的毛,都湿透了。”

      做梦?听到这,我抓住妈妈的手,焦急地问道:“妈妈,今天不是思兔节吗?”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思兔节不是去年刚举行过吗,下一次的思兔节还得等两年后呢”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听着。

      难道刚刚那一切都是梦,没有信封,没有钥匙,更没有两条腿的“人”?

      送走妈妈后,我呆坐在床上,还没能从刚才那个逼真的梦境里回过神来。

      突然我好像想到了些什么,连忙把枕头拆开:一封信正躺在一堆白絮上……




好紧张,这是我第一次投稿,文笔渣,见谅。然后我解释下文中出现过的粤语谐音:

萝阁——落格(私吞、中饱私囊的意思)

吉里梧岛——刺你唔到(刺不到你)   港剧《开心速递》里出现过

徐副——除裤(脱裤子)

邱副——you裤(挽裤子)

钟落潭——zhong落潭(猛地掉进潭里)  广州真实地名

思兔节——撕兔节  这是我的一点恶趣味,好像有点血腥

钟洛佳——zhong落街(猛地摔到街上)  和上面钟落潭差不多

商锦澄——伤感情

Ben zhu ——笨猪    粤语普通话谐音一样

伍宿里——唔稣你(不理你)

如果有什么改进的意见、建议,欢迎留言评论!